南京手表维修服务中心

名表直通车 > 手表故障 > 表盘生锈 >
宝珀时间永恒
打印 文章来源:名表直通车 发布日期:2017-12-28 15:20 
      宝珀将橄榄枝伸向了吴晓波,继梁文道、冯远征之后,吴晓波成为第三位与宝珀合作的文化大使。这位喜欢打开门观察纷扰世事,闭上门潜心思考的财经作家为这个时代写下了一个又一个注脚。他的观点即便不能成为一个时代的碑刻,也足以成为后人研究的起点,宝珀钟爱的就是吴晓波这份深厚的积淀。一个时代因思想者而精彩,因为思想者能让一个时代成为永恒的话题。


  2001年,财经记者出身的吴晓波凭兴趣写下了《大败局》,此后便一发而不可收,谈非常营销,激荡中国30年之后不过瘾,又来个跌荡100年,其后有传闻他要写上下两千年,正在外界揣测这回又是个什么“荡”,结果书名一改往日英豪之气,取了个《历代经济变革得失》,颇有些山河萧萧的宏阔。

  吴晓波是个义气与才气并重的人,自己好了也要拉兄弟一把。早年他一发而不可收地写书,写别人的败局却奠定了自己的胜局,书中自有黄金(1201.80, -0.70, -0.06%)屋,他看到了原创财经书的美好前景,但这个市场不是凭一人之力可以吆喝起来的,便找到有着同好的兄弟琢磨着成立中国原创财经出版团队,要为中国出版界做点有意义的事,于是吴晓波在作家身份之外又多了一个出版人的身份。

  蓝狮子财经出版究竟要做得有多大,吴晓波没有特别的野心,兴趣第一赚钱第二。只是蓝狮子的名气“被迫”越来越大。名气这事,一是因为的确出了好书赚来的,二是道义换来的。常常来他这儿写书的作者赚的钱比出版团队赚的还多,作者中间谁有经济困难了,书还没写,吴晓波就会以预付金的名义先打过去,于无声处体面的关心让人心里熨帖。蓝狮子团队就这样凭着兴趣折腾了几年,居然没亏钱。为了能够长期留住好作者,吴晓波总是把自己的股份一让再让,再让下去,他很快就能成名誉出版人。可他要的就是国内原创财经书的写作气氛,图书业的萧条是不争的事实,他得一直给大伙儿打气取暖,给他们动力,当年的这个火种燃到现在,成了一个篝火,不断有人慕名前来加把柴,虽然不大,但一直燃着,就凭这一点,吴晓波挺满意的。

  每年吴晓波都会在杭州开笔会,江湖也称“西湖论剑”,虽然规模不及马云[微博],但也算是财经作家间的一次过招。蓝狮子给了书生们一条成名成家的通道,如果因缘际会写出一本畅销书,在“西湖论剑”的笔会中,这些文人的腰杆子也会因此而变得硬气些。但吴晓波见谁都一样,不会因为有人成名而疏淡他人,见谁腼腆躲在一旁,他都会热情地招呼过来,像大哥那样照拂。当然每年的笔会除了有好文、好思想、好朋友,吴晓波会自己做东,寻遍杭州的美食美景,从中午到晚上,山间美食、湖鲜野味顿顿让人捧腹。

  吴晓波在骨子里就是个文人,本意逍遥,他常常跟朋友们说,心里最想过的就是黄药师的生活,在自己的小岛上一觉睡到自然醒,看看日头在哪儿,再来判断该吃哪顿饭。每年在他的岛上结出的草莓他总是成筐地搜罗来,又成筐地送进朋友们的胃里。

  本来顶级腕表厂商和财经作家扯不上什么关系,可“吴岛主”还是被宝珀中国区总裁廖昱一眼相中。廖昱酷爱读书,一心想把宝珀全球最大的新天地旗舰店的二楼改造成为读书俱乐部,放满书,再放些花,让书香和花香四溢,谈书论道会友,廖昱也有点岛主的情结,只是因为公职在身,没有吴晓波那么潇洒。其实有时商业合作说穿了就是性情相投。廖昱为了追求“吴岛主”,一口气买下500本《历代经济变革得失》,意在“敲山震虎”。其实,不用震,吴晓波的士人情结很重,他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抚琴遇知音,以书会友,只要有人爱书懂书,他便“从”了。

  在宝珀的发布会上,廖昱说起吴晓波,兴奋之情难掩,说起在前一天的饭局中,吴晓波的太太笑称吴的粉丝都是50岁以上的老妇,廖昱一时语塞,但下定决心要凭这次合作改变吴晓波的粉丝结构,就从他本人开始。

  廖昱说,吴晓波的书能把复杂的东西简单化,让小学文化的人也能一眼看明白。他相信吴晓波有解读复杂事物的能力,他带吴晓波欣赏,专挑大复杂功能表中的机械原理讲,也讲人类近乎绝迹的手工艺术如何在宝珀的腕表中艰难再生。男人的天性中有着对复杂机械原理和历史的爱好,廖昱相信,吴晓波一定能在宝珀两百余年的历史跌宕中找到一个文化与腕表相融的路径,因为宝珀最宝贵的财富就是自中国乾隆朝年代以降积累的手工艺,这些都已经成为历史和文化的重要载体。

  吴晓波是个喜欢专业主义的人,他喜欢坚持做一件事,并且坚持做到最好,同样当宝珀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坚持下来,他觉得投缘,也激发起他的好奇心去研究一个顶级的腕表或是奢侈品如何赋予时代和历史以意义。

  吴晓波人生中的第一块表是用整整一个月的工资买的一块石英表,在那个年代他备加珍惜,也给了他努力工作的动力,因为当财富的积累依靠的是个人的奋斗和打拼时,财富会给人生带来荣耀。

  像研究历史那样,吴晓波看奢侈品在中国的发展也在走一条奇怪的路径。中国一方面是全球奢侈品消费大国,但另一方面并没有培养起健康的奢侈品消费理念,并不能真正理解一个有内涵的,用时间打熬出来的制品意味着什么。因为中国儒家传统不崇尚奢侈。在《历代经济变革得失》一书中,吴晓波提到中国历史上只有极少数统治者相信老百姓的大规模消费对老百姓是有利的。

  公元前六世纪管仲治理齐国时即提出“侈糜论”,节俭是短缺经济的必然产物,管仲提出“俭则伤事”的观点,大家都不消费,就会减少商品流通,妨碍生产营利。管仲甚至主张“雕卵然后瀹之,雕橑然后爨之”(即鸡蛋雕花后再煮着吃,木头在雕刻后再用来烧饭),这种观点在千年后体现在了罗斯福新政中,即政府通过大规模固定资产投资来刺激经济复苏和就业。

  管仲50年的治理让齐国富甲天下,但随后这一思想被孔孟否决,只在北宋范仲淹时期再次复现过,其时工商业发达,百姓富足。而现在,吴晓波发现这是一个管仲的思想可以复现的年代,只是人们该以怎样的方式来解读。

  在吴晓波看来,包容应该是这个年代的应有之义。这是一个不断地有创新之举和“异端之物”出现的年代,也容易让人感到不适应。当年埃菲尔铁塔建成时,曾遭到雨果的强烈反对,曾经备受争议的自由女神像最终成为美国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象征。所以,适应一个新时代的各种特性需要时间,需要涵养,需要静心思考。

  吴晓波第一次走进宝珀的世界时,凭着历史学的研究功底,他看到的不是黄金钻石,而是人类的手工技艺和文化传承,这些传承有些来自中国,有些来自波斯,有些来自非洲,只是到了瑞士汝拉山谷的宝珀工厂里,时间、地域、文化、民族都被交融着写进了齿轮转动的每分每秒之中。

  宝珀记下的是时间,吴晓波写下的是历史。时光易逝,而思想者是让易逝的时间得以成为历史的促酶,宝珀和吴晓波就这样交汇了。
首页 手表资讯 维修网点 修表技师 维修品牌 手表故障 手表配件 自学保养 问技师 Sitemap
版权所有:南京亨格利钟表有限公司鼓楼分公司 咨询热线:025-89665336 网址:www.jzyyf.com
Copyright Nanjing Hengoeli Watch Co.,Ltd,All Rights Reserved.jzyyf